物联网

阿里、腾讯、华为、小米纷纷入局,物联网操作系统高关注的原因是?

  IoT OS步入“战国时代”

  2019年5月,受美国禁令的限制,谷歌宣布华为手机将无法运行GMS服务,鸿蒙操作系统自此诞生。在后来的实际部署中,业界普遍认为华为手机短时间内不会搭载鸿蒙系统,而是将成为一款全新的主要面向物联网的操作系统。

  2019年8月时,荣耀智慧屏成为第一款搭载鸿蒙系统的硬件终端,根据当时的畅想,鸿蒙系统还将应用在手表、手环和车机等产品上,到2021年鸿蒙OS将以音箱、耳机为目标,2022年还会应用到VR眼镜上。

  根据今年9月华为对外提供的一则数据,目前已经有20多个产品品类,1200万台第三方的智能终端设备支持鸿蒙系统。按照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的预估,在未来一年时间内,鸿蒙OS将搭载数亿台联网设备应用。

  荣耀智慧屏产品介绍,图片来源:华为商城

  无独有偶,据晚点LatePost近日报道,阿里正在向斑马网络下达明确指标,其车载操作系统AliOS 3年内汽车装机量需要达1000万辆。已知2016年7月至2019年9月,AliOS装机量为90余万辆,可想若要完成新指标,斑马未来三年的安装量需要增长十倍。

  而AliOS旗下还拥有面向IoT领域的轻量级物联网嵌入式操作系统——AliOS Things,截止到目前搭载其操作系统的芯片出货量已达上亿片,正在广泛应用于智能穿戴、智能家电、智慧城市、工业物联网等场景。

  另外还有小米,在上周发布基于开源嵌入式操作系统NuttX打造的物联网平台——小米Vela之时,指明该平台目标主要是智能家居、可穿戴等算力受限设备。作为AIoT产业的典型参与者,截至2019年底时,小米AIoT平台接入设备量(不包括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已达到2.35亿,并且保持着较高的同比增长率。

  腾讯也有自己的物联网操作系统——TecentOS tiny,该系统于2019年7月对外发布,10月开源,主要是帮助芯片、模组、硬件厂商简化物联网终端开发,快速连接上云。

  另外今年6月,中移物联网公司正式发布了一款物联网操作系统——中移OneOS,据悉该系统是中国移动从2018年开始投入研发的面向物联网领域的轻量级实时操作系统,主要定位在智能穿戴、智能门锁、智慧充电、环境监测等智慧系统领域。

  这边巨头摩肩接踵发OS新品,那边初创公司睿赛德RT-Thread则以”小而美的物联网操作系统”为定位被行业熟知。截止2019年数据,RT-Thread累积装机量超过2亿台,拥有开发者人数近10万,广泛应用于智能家居及安防、工业、穿戴、智慧城市等领域。2019年11月,RT-Thread获得由GGV纪源资本领投的近亿元B轮融资,在当时的一些预测中,2023年RT-Thread期望可以达到20亿台的装机量,国内IoT终端的市场份额可以到约30%。

  以亿为单位,细读各类厂商对自身未来装机量的预估,可想这一看似小众的物联网操作系统市场,实际将可能掀起巨大的产业波浪。

  为何厂商争做物联网操作系统?

  按照目前各家热火朝天投入物联网建设的情况,厂商们积极投入物联网操作系统的原因主要有三点:

  1、相较于桌面、移动操作系统,物联网操作系统是一条全新赛道

  在过去近30年的日子里,中国IT产业一直笼罩在”缺芯少魂”之焦虑下,不断尝试突围,却又不断失败。

  在桌面操作系统领域,红旗Linux曾与Windows抗衡,最终Windows占领市场主流。

  在移动操作系统领域,中国移动的OMS、中国联通的沃Phone、阿里巴巴YunOS陆续与谷歌Android争夺市场,最终还是由Android和IOS二分天下。

  究其根本原因,与商业竞争策略、以及后发者在生态能力上的不足大有关系。

  但从技术角度来说,今天的物联网设备早已对操作系统提出新的要求:更小巧、代码更简洁、功耗更低,针对不同物联产品的需求做开发等,这种条件下就算是谷歌也无法将安卓的成功直接复制到物联网上,因此OS产业格局相当于重新洗牌;再加上目前国内外玩家的物联网生态都尚未完整,大家处在同一起跑线上,这促成了我国”换道超车”的可能性。

  而且就以往的历史经验证明,中国此次要发展数字经济,必然不能再在”沙堆”上起高楼,政策上就已经对操作系统这一基础研究做出诸多鼓励。

  目前的主流操作系统

  2、有望诞生物联网时代的安卓

  根据早前国际调研机构Gartner的预测,到2021年,全球联网设备将达到280亿个,其中半数以上与物联网相关,广泛分布在工厂、汽车、电力、能源、家庭、城市交通等场景。未来随着5G应用的逐步部署,物联网将迎来更大爆发。

  蛋糕就在眼前,但物联网却存在许多问题,例如缺少标准化、应用碎片化、缺少通用MCU操作系统。当物联网厂商按照感知层、网络层、平台层、应用层的思路各自为战时,重复造轮子的问题,设备互联互通的问题、产品可靠性的问题始终没得到解决。

  而开发者最需要的,终归是要将物联网碎片化带来的不利影响降到最低,专注在自身的核心业务做开发。

  对于大型物联网操作系统来说,其发展使命就会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完整性,包含内核、驱动库、中间件、APIs等组件;

  二是通用性,通用性越好,操作系统价值越大。

  3、IoT OS是打造统一的物联网生态的关键一环

  纵观国产物联网操作系统玩家,其中一大部分是拥有物联网平台这一核心产品的,例如AliOS Things与阿里云IoT、中移OneOS与OneNet,TecentOS tiny与腾讯云IoT……

  站在大多数操作系统厂商的角度,他们不仅有能力聚合自身集团的大量服务,并且都在与业界主流芯片、模组、终端厂商合作,使芯片模组提前适配操作系统,从而降低开发成本,使能传统设备快速智能化,进而连接上平台,并对联网设备产生的数据进行分析。

  类似AliOS Things,与平头哥半导体芯片和阿里云物联网平台进行适配、集成,提供端云一体、软硬结合的物联网产品服务;鸿蒙OS同样可以结合华为本身在芯片、网络、生态上的深厚积累,组成华为全栈的物联网技术能力;另外还有第三方操作系统如RT-Thread,据悉也与主流芯片商、知名终端商、运营商、云服商形成了稳定的合作关系,作为物联网完整生态的一环持续发展。

  争议:大厂集体做物联网才做系统,会像造芯运动那样“一地鸡毛”吗?

  近年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芯片、操作系统、光刻机、工业软件等等,都被归类到卡着脖子的领域。这些领域或多或少都掀起了产业革命,但因为部分”大赶快上”的思想,终究出现了一些事与愿违的状况。

  在芯片产业,近来媒体曝出在江苏、四川、湖北、贵州、陕西等省市皆出现百亿级的芯片烂尾项目,个别项目规划投资规模甚至达到千亿级别。其中武汉弘芯把从荷兰ASML买回来的光刻机以 “全新尚未使用”的状态抵押给银行的操作,更是让人大跌眼镜。

  众多因素作用下,芯片项目接二连三爆雷,这不免令人叹息。而谈到中国IT产业”缺芯少魂”之焦虑的另一个主角——操作系统,在过去20年也曾发生”抄袭开源代码而称完全自主创新”的骗局。

  此时此刻,眼瞅着各大厂一家家发布新的操作系统,围绕它们的创新能力、通用性、完整性以及生态能力,很多争议因此在网络上兴起:

  · 中国的企业永远都不懂得报团取暖,最后就是会被各个击破!

  · 中国的操作系统不应该集成或统一吗?

  · 为何不联合起来把一个系统做好呢?

  实际上,面对这些质疑,笔者认为有些言论确实略显操之过急。

  首先,物联网操作系统的引爆点将取决于市场占有率或用户规模,现在整个行业实际仍处于发展初级阶段,设备连接数量仅仅刚到亿级,未来还有较大增长空间,物联网本身也尚未达到理想中的爆发阶段。

  其次,在IT发展历史中,Windows与安卓的成功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最终的市场格局是经过残酷的商业竞争才呈现出来的。在与安卓的竞争中, Windows 10 Mobile、Symbian、Tizen OS 、BlackBerry、OMS、WebOS都曾出现过。参考桌面操作系统时期国家队忽略市场需求的失败,让玩家们直接参与市场竞争不失为一种刺激发展的良方。

  另外,当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开源合作并不是不可能。根据早前小米战略合伙人潘九堂的说法,如果华为愿意把自己的处理器(麒麟芯片)和OS(鸿蒙系统)全部开放独立出来的话,小米和OV等所有国产手机厂商都是愿意支持的。同时,鸿蒙系统自发布之初就宣称全部开源,由此可见,华为并不排斥鸿蒙系统被广泛使用。

  终归来说,物联网操作系统目前处于战国时代,百家争鸣自是常态,但到未来,拥有先进技术水平、广泛生态资源的操作系统将走在更加前面,到那时,通用型物联网操作系统也会收敛到2-3家,其余剩下的玩家或将沉淀到更聚焦的小众市场。

  对这篇物联网文章有什么看法?欢迎在下方评论区各抒己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