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

我国未来15年科技创新发展的战略转向

科技强国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技论坛》2020年第8期

  作者:陈光教授

  一、我国科技创新的发展与转型

  什么是创新型国家?2020年中国能否达到世界创新型国家的“门槛”?迈克尔·波特于1990年提出创新型国家的概念,认为创新导向型经济是一国经济发展的重要阶段,处在创新导向型经济发展阶段的国家就是创新型国家。学术界并没有一致的看法,从实践上归纳世界上创新能力最强的国家有四个特点,即创新投入多(可用“R&D经费投入强度”等指标衡量)、创新能力强(可用“对外技术依存度”等指标衡量)、创新绩效好(可用“科技进步贡献率”、“本国人发明专利年度授权量”、“国际科学论文被引用数”等指标衡量)和创新竞争优(可用“三方专利占世界比值”、“PCT专利申请量”指标衡量)等。

  参照2005年世界创新型国家平均水平,《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确定,“到2020年,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全社会研究开发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提高到2.5%以上,力争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60%以上,对外技术依存度降低到30%以下,本国人发明专利年度授权量和国际科学论文被引用数均进入世界前5位”。

  过去15年,在“自主创新,重点跨越,支撑发展,引领未来”方针指引下,我国科技创新跨越发展,综合创新能力从全球25位进位到15位,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评估显示,2019年我国创新指数位居世界第14位,总体上,2020年我国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目标能够实现。在具体指标上,如表1所示,到2020年,标志创新型国家门槛的“R&D经费投入强度”、“科技进步贡献率”、“对外技术依存度”、“本国人发明专利年度授权量”、“国际科学论文被引用数”等达到、接近或超过原定目标值。

图示 上一轮中长期规划主要目标实现情况

  图示 上一轮中长期规划主要目标实现情况

  资料来源:《中国科技统计年鉴》、《专利统计简报》、《全国十三五科技规划中期评估报告》、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国家综合创新能力指数》、《THE GLOBAL INNOVATION INDEX 2019》、《2017 年世界五大知识产权局统计报告》

  同期,以5G移动通讯、超级计算机、量子通信科技、人工智能、高铁技术、基建工程技术、超高压输出技术、太阳能发电技术、风力发电技术、核电清洁能源技术、中国天眼等为标志,形成了一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和核心技术的世界级技术和品牌,强有力地支撑了全面小康社会的建设,也根本改变了世界产业版图和创新版图。

  面向世界科技发展新前沿、面向建设科技强国战略新需求、面向日益复杂的全球科技竞争新态势,我们必须清醒意识到,我国目前技术水平处于世界“领跑”位置的还不多,绝大多数技术依然处于“并跑”和“跟跑”的阶段。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状态尚未根本转变,我国目前关键零部件、元器件的自给率只有三分之一;32%的关键材料在中国仍为空白,52%关键材料依赖进口。其中,最大的短板是缺少“从0到1”原创性成果,这些关键核心技术必须突破但又不是短时间可以实现突破的。

  在2020年起点上,我国必须适时推动创新范式(Innovation paradigm)的转变。进一步明确科技创新的战略方向,坚持把依靠自己力量解决“卡脖子”技术作为基本立足点,推动“十四五”暨中长期(2021-2035)科技创新发展的重大战略转型。

  二、“十四五”暨中长期科学技术发展战略

  根据我国科学技术现有基础、严峻形势、目标使命和发展路径等综合因素分析,我们提出,面向2035年我国科学技术发展的战略思想应确立为,自主创新,开放跨越、科技强国、引领发展,支撑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现代化目标实现。

  (一)自主创新

  “自主创新”是我国上一轮科学技术规划期(2006-2020)制定并实施的重要方针。“自主创新”内涵有三,一是原始性创新,即前所未有的重大科学发现、技术发明、原理性主导技术等创新成果;二是集成创新,即通过对各种现有技术的有效集成,形成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或者新兴产业。三是引进技术消化吸收再创新。即在引进国内外先进技术的基础上,学习、分析、借鉴,进行再创新,形成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技术。我国过去15年科学技术主要领域从“跟跑”、“并跑”到部分领域“领跑”,取得骄人成绩,得益于“自主创新”政策的实施。但是,中美科技“脱钩”已成现实,科学技术面临的能源资源、产业结构、农业现代化、人口健康与老龄化、生态环境与城市化、空天海洋拓展、新安全等一系列新问题前所未有,在2020年起点上,我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与政策面临“四个战略转向”:

  (1)从引进技术到更加重视核心技术自主研发;

  (2)从技术组合集成到更加重视核心关键技术研发体系建设;

  (3)从提升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和产业到更加重视发展战略科技和新兴未来产业;

  (4)从渐进性创新(Incremental innovation)、二次创新到更加重视突破性创新(breakthrough innovation)、根本性创新和从“0”到“1”的原始性创新(Original innovation)。

  转型后的“自主创新”关键内涵是,从主要依靠现有技术的引进、集成、组合、应用到新技术基础理论的自主发展,实现从“0”到“1”的突破。21世纪20年代起,中国科技战略演变进入“自主创新2.0版本”。

  (二)开放跨越

  未来15年我国将面临“外部环境根本变化”和“自身阶段性跨越”两个新局势。新的开放格局和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这个时期的重要时空特征。

  越是外部环境变化,越要坚持改革开放。国际高端技术垄断竞争出现新特征、全球供应链技术链断裂重组风险加剧,我国对外开放格局发生重大变化。需要在未来15年甚至更长时间,形成持续开放新格局。一是要更加坚定高水平对外开放基本国策不动摇;二是要主动调整科技开放合作的方向和策略;三是要研究和改变与守成国长期竞争相处之道;四是要把强化国内开放与国际产能合作相结合。如果不能够坚持改革开放路线,我国经济长期下滑或低速增长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十四五”期间的不可回避的“历史之坎”。综合考虑未来影响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的若干主要因素及其传导机制,根据经济系统模型,可预测未来 15年中国的经济发展情况。在基准情景下,2021—2025、2026—2030 和 2031—2035 年三个时期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预计分别为5.6 %、4.9 % 和 4.5 %。2035 年中国不变价 GDP 规模将为 2000 年的 10.06 倍、2010 年的 3.99 倍、2020 年的 2.02 倍,按照当年价GDP 规模2020年为100万亿人民币元、2025年为147万亿人民币元、2035年为281万亿人民币元。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预测我国总人口在 2020 年达到 14. 25 亿人,2025年14.39亿人,预计到 2029 年将达到峰值, 约为 14. 42 亿, 此后开始缓慢下降。在保持 1. 8 的生育水平条件下, 到 2035年, 我国总人口会维持在 13. 38 亿。按照目前发展趋势,2020年我国人均GDP为 1万美元计算,2025年人均GDP为1.4万美元,2035年人均GDP可望到达2.8万美元。我们将在“十四五”期间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经济体行列,并接续在“十五五”和“十六五”期间稳定发展。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同时,也意味着我国要实现“技术依赖”到“自主创新”、“规模扩张”到“质量提升”、“投资驱动”到“创新驱动”、“中低端产业”到“高端产业”的历史性跨越。

  (三)科技强国

  2020年我国将步入世界创新型国家行列,2035年进入世界创新型国家前列,2050年建成世界科技强国。明确“科技强国”为我国“十四五”暨中长期科学技术发展战略思想,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必然要求。“科技强国”的基本内涵是指通过显著提高科技创新策源能力,形成强大的原创技术能力和自主创新技术供给能力,推动国家经济社会现代化的动力实现过程。“科技强国”的预期目标状态是,2035年国家综合科技创新实力居于全球10名以内,2050年国家综合科技创新实力居于全球领先地位。与2035年初步实现国家现代相适应,届时我国科学技术现代化的基本标志是,除了论文专利产出、世界百强企业与大学、研发投入强度、研发人员比例等一般指标到达国际同期创新型国家平均指标外,在诺贝尔科学奖、领域科技大奖、高被引科学家、“领跑型”技术所占比例方面有应重大突破。科技发展的评价重点也会发生变化,更加重视论文高被引率、原创成果影响、国际标准、高技术出口等指标。

  (四)引领发展

  明确“引领发展”为我国“十四五”暨中长期科学技术发展战略思想有时代特征所确定的内涵。一是发展目标引领。以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为目标指引,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统领科技工作,为本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做出科技贡献;二是国家战略引领。以国家重大战略嵌入阶段性发展为契机,紧紧抓住实现“两个一百年”重大战略机遇,助力国家在大国科技竞争中增强实力,助推科技创新和经济高质量发展;三是中心城市(群)引领。落实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提升“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粤港澳”等全球、全国创新资源汇聚能力,提升中心城市(群)和重点区域资源集聚和带动辐射周边地区共同发展能力,推动全国差异性区域协同发展。三是科技创新引领。推动科技创新工作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解决14亿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科学技术不仅要为经济增长提供动力,而且要推动创新型中国的持续发展;不仅要满足在中美“脱钩”中民族产业的科技需求,而且要为中国制造升级换代提供科技支撑;不仅关注物质财富的增长,而且要推动社会文化进步,实现人的全面发展;不仅要关注高新技术的产业价值,而且要用科学技术解决人口、健康、资源、环境和公共安全领域的现实问题;不仅要关注科技创新的战略意蕴,而且要把科学普及置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不仅要关注当代人的发展和需求,而且要用科学技术创造和引领新的需求,更多地造福子孙后代;不仅要重视科学技术成果的价值,更要彰显科技人才的巨大价值和制度设计的重要作用,为开辟创新发展道路奠定广泛、坚实的社会基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